太平洋在线,太平洋在线娱乐

太平洋在线,太平洋在线娱乐

红楼之妻为夫纲(一个绿帽丈夫的故事,点出了多少男人的无能之痛)

2022-01-08 18:22分类:茶叶新闻 阅读:

 

沈从文说:“我就是个不想明白道理却永远为现象所倾心的人”。

沈从文的很多作品中,不会轻易地表达出自己主观对某个人物的好恶,似乎每个人物都可以在某个特定角度得到理解。

写文章不带自己的主观色彩,不轻易把自己的个人感情带入文章当中,是一件很难的事情。沈从文的文章,往往需要我们从人物的塑造中,去推断出他对所写事情的观点。

《丈夫》是沈从文发表于1930年的短篇小说,写的是20世纪湘西某地花船上,卖妻从妓的生活故事。

故事发生在自然、古朴的湘西,主人公来自黄庄的小山村,那是一个即使你辛勤劳作一年,也需要用半年时间过着“红薯叶子拌糠充饥”的地方。

在生存和生活的挣扎下,大多数黄庄人选择了,生存。于是,衍生出了一种特殊的营生:船妓。

而这船妓,是由自己丈夫,亲手送过的。年轻的丈夫,把妻子送出去后,自己仍旧辛勤,在家耕地度日。妻子到了城里,则是把做“生意”得来的钱,按月按时寄给老实的丈夫。

逢年过节,男人也会换身干净的衣服,像寻访亲戚一样,找到女人。而女人,晚上有“生意”,就还要继续做。

《丈夫》:一个绿帽丈夫的故事,点出了多少男人的无能之痛

《丈夫》:一个绿帽丈夫的故事,点出了多少男人的无能之痛

作为妻子的女人

妻为夫纲:

小说的重点讲述了叫老七的女人,文章从老七丈夫的到来缓缓展开。

这个女人为了家里的生计,被丈夫送到船上。丈夫来看她的时候,老七看着局促的丈夫,就与他聊聊家里的猪有没有生娃,随后把偷偷留给丈夫的城里人抽的哈德门香烟塞在男人的手里。

这些举动,让丈夫看着自己已然是“城里做派”的妻子,不再局促,而是渐渐地找回了做丈夫的派头。

丈夫来的当晚就遇到了老七在工作,于是,她只能抽空去给那“看到来了其他男人,就怯生生地往后舱钻去”的丈夫送去块糖。让丈夫释然地,躲在后仓“很和平地睡觉了”。

小说的最终,作为妻子的老七仍然没有发言权,这个温良驯顺的妻子,当丈夫反悔后,义无反顾地跟他回到了乡下。

《丈夫》:一个绿帽丈夫的故事,点出了多少男人的无能之痛

小说根据老七男人的回忆,还拉扯出一段生活经历。

男人误以为镰刀丢了,找不到,就对老七说:“找不出么?那我就要打人!”而老七明知不是自己的错,却只能“哭了半夜”。最终,镰刀找到了,是男人自己忘记放在哪里了。

同时,我们看到的是妻子老七在一直为丈夫“服务“:购买胡琴,留下票子……

可即使自己是家庭经济的支柱,生活的决定权也依然握在丈夫手中,这是女性在男权社会下的一种失语现象:丈夫要她卖她便卖,丈夫要她回便回。

救赎,人生来就有克服磨难的能力:

老七作为女性的代表,也作为这一特定时代的牺牲品,她的本质是坚强的、有韧性的。

文章的描述中有一条脉络,是根据丈夫的情绪波动来展开的,而反观作为妻子和牺牲品的老七,整篇小说下来几乎没有什么大的情绪起伏,在情感上的波动也是随着丈夫的感情而变动的。

尽管这个女人饱受摧残,但她在情感上并不是麻木的,相反,在她与丈夫的互动中透露出她感情的细腻,对生活的期盼。反而是她,撑起了丈夫的脆弱。

《丈夫》:一个绿帽丈夫的故事,点出了多少男人的无能之痛

作为丈夫的男人

麻木不仁:

初听小说的梗概,1脑子里迸发出来的,就是鲁迅先生对那一时代人物的评价“麻木不仁”。

但本文的丈夫,是想求“麻木不仁”而不得。水保上船来,叫了一声“七丫头”。彼时,船上只有老七男人一个在,他只能小心翼翼地应答,唯恐说错一个字。

水保离开后,男人一面开始回忆水保体面的装扮,一面猜测他的身份。他猜想这个人是老七的熟客,他猜想老七一定得过他很多钱。

想到这里,他觉得愉快,感觉要唱一支歌,但他忽地想到水保临走时说的:“告诉她晚上不要接客,我要来”。顿时,唱歌的好心情没了,剩下的只有无处发泄的愤怒。

接下来,男人见证了自己的妻子伺候“一个船主或一个商人”、“烂醉的士兵”和即将要来的“干爹水保”、“全副武装巡官”……

于是,男人受不住,想要走了,老七苦苦挽留而不得。此前,男人是麻木的,那是因为他没有亲见,而是只享受着妻子成为船妓的“红利”。

《丈夫》:一个绿帽丈夫的故事,点出了多少男人的无能之痛

如今,妻子在船舱接待客人,作为丈夫自己畏畏缩缩地躲在角落,不敢出声,即使见了妻子伺候的男人的面,也还要陪着小心。

此时的丈夫内心是期盼“麻木不仁”的,这样他就能不再挨饿,继续过着在家等待妻子月月寄钱的日子,可是他求而不得。

人性苏醒,渴望拥有真正的生活:

丈夫的觉醒,是在半夜船上来了巡官要找老七的时候。此时,意识到丈夫身份的彻底缺失,于是决意要走。

老七往丈夫手中塞了七张票子。而这一次,丈夫松开地握着票子的手,像个小孩子那样莫名其妙地哭了。

作者在行文中,一步步让“丈夫”亲眼看自己的妻子遭受摧残而自己却不能保护,反而要躲起来任人践踏自己的妻子。

于此同时,这也是践踏他作为一个丈夫的尊严,真实却几近残忍。

扔掉钱的一刻,丈夫对妻子的感情和自我尊严的觉醒超过物质,想要正常生活的期盼被唤醒。

《丈夫》:一个绿帽丈夫的故事,点出了多少男人的无能之痛

《丈夫》:一个绿帽丈夫的故事,点出了多少男人的无能之痛

值得一提的是,小说中“客人”的出场顺序,很耐人寻味:

最初来的是一个船主或一个商人,这在丈夫眼里是“正常的营生”,也是他之前能想到的;

接下来烂醉的士兵和即将要来的干爹水保,且不论烂醉士兵的脏和醉,作为父辈的水保,已经超出了丈夫的认知范围;

直至“全副武装巡官们”的到来和点名要“回来仔细考察她一下”,当然,这大概率下是不会给钱的,此时丈夫内心的弦,再也绷不住了。

文章的最末写道:“水保来船上请远客吃酒时,只有大娘同五多在船上,问及时,才明白两夫妇一早都回转乡下去了。”

读者也许到此时,才能深深地舒了一口气,但真的离开了,就能摆脱这一切了么?也许仍然是:男人无法成为男人,女人更难以成为女人。

他们能否忘记在船上的经历?回家之后,一年要过半年吃糠咽菜的生活,他们还能否习惯?

一切的一切,都还只是未知。

《丈夫》:一个绿帽丈夫的故事,点出了多少男人的无能之痛

《丈夫》:一个绿帽丈夫的故事,点出了多少男人的无能之痛

沈从文分别于1934年、1957年两度修改过这部作品。一改再改的现象,在沈从文作品中并不多见。

《丈夫》在探讨生存和尊严矛盾的同时,也为女性被物化、以及社会地位缺失发出了无声的呐喊:

只要遇到不堪的社会,往往最终遭殃的还是女性,无论是盛世,还是乱世。

与《边城》中透露出的“在薄情的世界里,深情地活着”不同,《丈夫》结尾刻意的柔情化,老七最终和丈夫回到了家乡,重启生活。

但在不断地叩问中,小说为我们设定了一个完整的闭环。一切都又重新回到了原点,从来到去,关键的“吃饱饭”问题仍然没有得到解决。

郑重声明:喝茶属于保健食品,不能直接替代药品使用,如果患有疾病者请遵医嘱谨慎食用,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,仅作为参考,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处理!

上一篇:今日油价调整信息(11月21日,调价后全国柴油、92、95号汽油价格)

下一篇:没有了

相关推荐


关注我们

    太平洋在线,太平洋在线娱乐
返回顶部